‘南中轴线’之痛

社会新闻 2019-03-06 10:5491网络整理新闻门户

  
  
   ‘南中轴线’之痛
  
   北京城的‘中轴线’要‘申遗’,某报紧跟配合要搞征文,意在回忆中轴线历史典故与风貌,赞美並支持申遗举动。对此,我非但毫无雅兴,反而勾出种种不快。
   做为历史文化遗产的中轴线(仅以南中轴线为例),这条几百年形成的,从前门贯通到永定门的商业街,(由前门北、南大街,天桥大街与永定门大街组成,並包含着大栅栏、鲜鱼口及天桥一带)可以称为北京最长最繁华的平民商业街。它积淀並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及北京地方特色的建筑文化、商业文化、民俗文化与市井文化的历史脉络延续。沿街以中式建筑为主的店铺比肩相连,錯落有致,古朴而典雅。不但是商店、中药铺、飯莊、剧埸、影院、书屋、邮局、杂货铺等门臉的裝飾,各具景观特色,尤其是店员们的礼数周全及京腔京韵的揽客声,招人待见。为此,吸引着北京人尤其是北京的平民及南來北往的游客络绎不绝他们在此逛街赏景、购物、玩耍,任你吃喝玩乐。熙熙攘攘,一副北京式的‘清明上河图’。此景此情 如果原样保护,北京城的中轴线是最有资格‘申遗’並可获成功的。因为它是世界独一无二的!
   然而 , 经过一系列的强迁乱改,除了前门北大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保持原样外,前门南大街兩側建筑一扫而光,变成人烟寥落的‘前门南大街绿地’;永定门大街兩侧房屋则被‘扫荡’得更为彻底,己被拓展到‘先农坛’东坛根至‘天坛’的西坛根,形成一片空旷而毫无生机的广场.。这种由‘前门南大街绿地’与‘永定门广场’造就的新文化景观’, 致使南中轴线三分之二的繁华街区的屋毁人空,及附着其身的,最能代表北京民俗与市井特色的文化隨风而散,已与历史文化遗产毫无关联。“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此为痛之一。
  为了‘申遗’,前几年才复建的‘永定门’楼,再次把北京人陷入尷尬。昔日那种由瓮城拱卫、由高大城墙做为臂膀的‘永定门’,不但是南中轴线的起奌,更是雄居北京城南的关隘大门。它有如雄狮欲跃,威鎮一方,其建筑结构之宏伟,其气势之雄浑,都是与中轴线上的其它八个门如前门、天安门、午门等的建筑风格与建制浑然一体的大手笔。现在您再看看,沒有了瓮城、截断了城墻臂膀、拆毁了关厢,就像巨人被肢解的七零八落后,拾回头颅、脖子与骨瘦如柴的半截身子,堆在一起像个人样,美其名曰:‘永定门’。经过这里的人无不仰天长叹。有人讥讽说,它像断臂‘维娜斯’。也有人说,远看像石碑近看是孤庙。而我认为,复建后的‘永定门’己经成为游离于中轴线上九门之外的‘孤魂野鬼’,而与空旷的‘永定门广埸’的新景观相配,又显得格外另类,极像飘落在广场地上的‘枯枝败叶’。此种不伦不类,大有‘回首经年,杳杳音尘都绝’之感。此为痛之二。
   仍然屹立于珠市大街,现巳成为‘前门南大街绿地’的惟一旧物,是‘珠市口基督敎堂’。原本是想和所有房屋一扫而光的,但因它是外国人的产权,人家不愿意享受‘国民待遇’而作罢。但,当国人产权的房屋服从命令全部夷平为绿地之后,却造成马路分叉而將‘教堂’割成‘孤岛’,成为啼笑皆非的一景。其实,原本不该拆毁的‘前门南大街’,因有教堂的存在,着重体现中华文明包容多元文化的博大胸襟。如要‘申遗’是会加分的。现在可就大不相同了,那亇因给足了外国人的面子而成为‘孤島’的教堂,因有与其斜对面的‘天坛医院’(国人产权)非拆毁不可的实例在,反差太大,又每每引起人们五味杂陈、百感茣明的叹息。然而,‘这次第,怎一个叹字了得’。此为痛之三。
  嗚呼!不能再痛下去了。仅以本人反对拆毁‘天坛医院’的三论(“天坛医院不能夷平为绿地”、、“把拯救生命的医院变成屠宰生灵的‘牺牲所’岂非咄咄怪事—-再论天坛医院不能拆”、、“以人为本与依法执政理念的缺失——三论天坛医院不能拆”。。其中笫二论被封杀,本人只好以“文责自负”为题放在我的博客里),奉献给大家参考。以此止痛。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5-2018 嘎哟啦 版权所有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处理。联系邮箱:hnhlccc@126.com